字型故事

文章分類:悠遊字在專欄
2021/02/26

悠遊字在 第110篇 「文言一體的演變歷程」

中國古代自殷商晚期到末期(西元前14~11世紀)相繼出現了刻於占卜獸骨的甲骨文,以及鑄於祭祀青銅器的金文。這兩種文字並未真實反映人們口說的語言,仍屬於帶有神聖屬性的符號文字。
 
這些原本僅出現在獸骨或青銅器等紀錄載體上的甲骨文和金文,後來開始和人們的語言相結合,從神聖領域降生凡間,跳脫獸骨與青銅器的範圍,開始記載於竹簡、印鑑與貨幣之上。
 
此時,文字擺脫了與占卜、祭祀共列的神聖屬性,開始應用於政治、經濟活動之中,賦予了傳達世俗資訊的意義與功能。
 
有別於鑄刻文字,記錄在竹簡或木簡上的文字更重視實用性,因而逐漸被簡化。特別是在文書行政盛行的秦代,更發展出專用於書寫的隸書(秦隸)。而其他地區則依然使用繼承金文系統的篆書作為形式用的文字。這兩種字體透過秦統一天下,在中原地區發展為系統化的成熟體系。
 
另一方面,文字若與口說語言相結合,勢必會形成多樣化發展。通用於中原地區的文字受各地文化影響逐漸產生差異,為了對應各地不同語言而出現的變化也逐漸帶來混亂。於是,同一文字在不同地方產生了不同涵義,反面來說,代表相同意義的文字在各地也不盡相同,因而成為亂源。
 
這個現象對重視文書行政的秦帝國而言,可說是大大的不便。
 
為此秦始皇統一了因對應各地語言發展出歧異的文字系統,此即為小篆(*1)。然而,儘管秦帝國統一了文字,卻並未著手統一口說語言。這點或許顯示了比起口說語言,當時的官方更重視書寫用的文字。
 
然而,小篆的字體架構很快地產生了變化。
 
由於秦帝國的行政官員需要處理大量事務,對付形狀複雜不易書寫的小篆,往往會振筆疾書,結果使小篆的結構開始被簡化,最終發展出隸書。
 
此後的文字發展,簡略來說,進入漢代,隸書又逐漸演變出草書、行書及楷書,直至今日。
 
《漢書・藝文志》(*2)對於《蒼頡篇》有以下描述:
《蒼頡》多古字,俗師失其讀,宣帝時徵齊人能正讀者,張敞從受之,傳至外孫之子杜林,為作《訓故》,并列焉。
 
《蒼頡篇》的內容是後世從出土書簡修復、整理而來,據說開頭記述著:「勉力諷誦,晝夜勿置。」「諷頌」意為出聲朗讀,由此可見《蒼頡篇》中同時記載著文字和其讀音。
 
另外,《藝文志》中也提到,地方之郡在聽取朝廷下達的命令時,「眾人齊聲朗讀,藉此讓認不得字的人也清楚知悉內容,在維持威嚴和體制之下徹底傳達命令」,由此可知諷頌在當時十分受到重視。
 
參考這些中國的文獻資料,現在我們來看看日本的情形。
 
中國漢字傳入日本的時間沒有定論,通說是一世紀左右。日本使用漢字最初是為了和中國、韓國等漢字圈的國家締結外交關係,並非用來書寫本國語言。
 
後來,日本的口說語言也開始使用漢字。然而,中國漢字採用的句法,其動詞和受詞的語序剛好和日文相反。為了用日文句法來解讀,日本發展出訓讀的作法。此外,為了將日語轉化為文字,文字記錄方式也經過了特別研究,發展出《古事記》所採用的變體漢文(*3)。
 
此時誕生的是假借漢字讀音來標註日語音節的萬葉假名(*4),將漢字當作假名來使用。而後,萬葉假名隨著漢字草書化逐漸發展為草假名(*5),換言之,草假名可視為專門用來標註日語音節的漢字。
 
值得注意的是,使用草假名的記錄方式直接連結了書面語言(文字)和口說語言(話語)。於是書寫的世界開始分為兩套系統:草假名代表日本;漢字則代表中國。
 
而後草假名又再發展為平假名,開始出現漢字與平假名混排的文章。
 
傳說元明天皇在位的西元712年完成編纂的《古事記》(*6)中,記載著「最早傳入日本的書籍,是應神天皇時代(*7)傳入的論語和千字文。」但這個說法僅止於鄉野傳聞。
 
不過,《論語》和《千字文》都是用於朗誦的書籍,因此可推測在日本早期,識字和朗誦是表裡一體的行為。
在日本,近世晚期到近代之間興起一股讀寫漢詩、漢字典籍的風潮。當時各地的學問所和藩校都會積極指導學童照字面素讀漢文(*8)。
 
明治時代以前,官方公文並非採用訓讀文體,而是採用漢字、平假名混用的侯文(譯注#1)。在讀寫教材「往來物」(*9)中,基本上也以侯文為主,採用漢字、平假名混用的文章。這代表從日常生活到官方文書,書面文體的標準即是侯文。
 
當時,推動書面文體近代化的文部省公布了新的規範:「男女皆採文言一致的體裁書寫」。所謂文言一致的體裁,係指「依照口說語的順序書寫」之意。主要是因為侯文的語句通常與口語順序顛倒,因此希望改為與口語順序相同的文體。
 
在官方積極推動下,由於明治天皇的五條御誓文(譯注#2)也是遵循口語順序的文體,因此天皇詔令也從善如流,從原本的漢文轉換為訓讀文體。
 
而後包含法令及官方色彩濃厚的文章,在報紙等媒體上也開始轉而採用漢字假名混用的訓讀文體。原本需要一轉再轉才能讀懂的文章,至此終於全面轉換為人民可直接閱讀的文體。
 
過去,訓讀文體仍有多種不同的形式,近世晚期後才開始定型下來,閱讀順序也不再出現變化。明治時期後,訓讀文體也開始大量採用音讀語彙,體裁漸趨成熟。至此,「遵循口語順序書寫文章」的規範逐漸確立。
 
而後登場的是二葉亭四迷的《浮雲》,這篇文章採用了文言一致的文體,後來逐漸發展為以白話文書寫的現代文體,直至今日。
 

 
 
注釋:
*1 小篆
中國最古老的石刻文字「石鼓文」中使用的文字,是大篆簡化後的書體。小篆經官員手寫應用後,很快便演化出結構更簡化的隸書。而大篆則相傳是周宣王(西元前828~782)在位時,由太史籀編定官方字體「籀文」時所造。
 
*2 《漢書・藝文志》
正史《漢書》的圖書分類目錄。
 
*3 變體漢文
仿照漢文,用漢字書寫日文內容的文章,當中包含一般漢文中不存在的用字、語彙及句法。平安時代後廣泛用於各類公私紀錄、男性執筆的日記、書信等。
 
*4 萬葉假名
假借漢字讀音來標注日語音節的文字。以《萬葉集》的使用最具代表性,因而稱作「萬葉假名」。
 
*5 草假名
以草書體書寫的萬葉假名。
 
*6 《古事記》
相傳於西元712年元明天皇時代所完成的著作。文體採用與萬葉假名相同作法,硬將漢文轉譯為日語的體裁。
 
*7 應神天皇時代
根據《古事記》的內容,應神天皇元年~41年為西元270~312年,但一般認為實際上應是西元四世紀~五世紀之間。
 
*8 素讀
不思考語句含義,僅照字面上的讀音朗讀。
 
*9 往來物
平安後期到明治初期之間,採用往來信函的書信體裁編製而成的初等教育教科書的總稱。
 
 
譯注:
#1 侯文
日本在中世紀至近代期間使用的一種文言文體裁,因句末使用禮貌助動詞「候」(そうろう)而得名。
 
#2 五條御誓文
日本明治天皇於1868年4月6日發表的誓文,揭示國是方針,開啟明治維新的序幕。
 
【參考資料】
《漢字世界的地平線》 齊藤希史著 新潮社新潮選書 2014年發行
(日文原書名《漢字世界の地平》)
 
《日本漢字1600年歷史》 沖森卓也著 Beret出版 2011年發行
(日文原書名《日本の漢字1600年の歴史》)
 
《漢字與日本人》 高橋俊男著 文藝春秋文春新書 2001年發行
(日文原書名《漢字と日本人》)
 

 
  ▶ 一覽 悠遊字在專欄 文章
 

 作者簡介

mk88
DynaComware Corp 顧問

1942年出生於東京都。
1966年畢業於桑澤設計研究所視覺設計學科。
曾任職於設備機器廠商、報社、廣告公司,並在綜合印刷公司參與了DTP黎明期的多國語處理及印刷工作流程的建構。
設計學校畢業後曾以平面設計師的身分經歷了活字、照相排版、DTP印刷工作。
1998年起任職於DynaComware Corp。
曾擔任網頁印刷服務、數位文件管理工具、電子書專用字型開發、字型授權業務、中文字碼規格GB18030日本國內普及諮詢窗口等職務。
Blog:mk88の独り言(mk88的自言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