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遊字在專欄
2020年05月26日

悠遊字在 第101篇 「東方蒙娜麗莎」

揉著睡眼起身,在昨夜導遊Chup先生再三叮嚀的「五點」前往飯店大廳會合。此時外頭依舊一片漆黑。
 
前來接駁的交通工具是Chup先生的嘟嘟車(tuk-tuk),載我前往吳哥窟。越靠近目的地,朝著相同方向的汽車和嘟嘟車的車尾燈便越來越密集。
 
Chup先生穿越寬廣的停車場,朝深處駛去。他脫離一般車道,坑坑巴巴的路面讓嘟嘟車不安分地左搖右晃,很快便抵達吳哥窟西側參道入口的附近。當夜空下吳哥窟的三座樓塔隱約浮現輪廓時,我們周圍也開始聚集了一些人群。
 
不久,雲間縫隙益發明亮,周圍雲朵也逐漸被渲染成紫紅色。然而刻意早起來這邊參觀吳哥窟日出,太陽卻被厚厚雲層遮擋,到最後也沒能看到日出美景。
 
Chup先生問我:「接下來的行程呢?」我想起昨天他提議的「如果沒看到吳哥窟的日出,就去女王宮(Banteay Srei)」,於是向他提出了心願。這時,我猛然想起還有兩顆相機電池還放在充電器中。於是先請Chup先生送我回飯店,把兩顆已充飽的電池收入袋中,並順便解決了早餐。
 
七點過後,我將兩天前購買的吳哥窟三日券放在證件套中,掛在脖子上,重新搭上Chup先生的嘟嘟車前往飯店前,朝飯店北方約40公里的目標出發。
 
吳哥窟遺址除了座落於暹粒市中心外,也散布於其他地區。若想參觀遺址必須先購買「Angkor  Pass(吳哥窟通行證)」。通行證分為一日券、三日券和七日券三種類型,只能在「吳哥窟遺址售票處」購買。售票處位於市中心東北方約4公里處,在APSARA路和60街交叉路口上。購票時,店員會使用窗口設置的數位相機拍下購買者的臉,並當場製成附照片的門票出售。
 
嘟嘟車穿越大吳哥,來到一處高林密布的區域。奔馳於密林之間卻不曾聽到蟬鳴聲,令我大惑不解。難道暹粒沒有蟬嗎?
 
正思索這個問題時,Chup先生超越了一對推著小型摩托車前行的兩人組,將嘟嘟車停靠在路邊。
 
是認識的人嗎?
 
Chup先生下車往後走去,向著兩位青年說了幾句話。然後回到嘟嘟車,從座位底下拿出兩公升裝的寶特瓶,瓶內裝滿了淡橙色液體。一看就知道是「汽油」。
 
『喂喂,汽油不裝在專用容器裡,就裝在一捏就凹的寶特瓶裡嗎?』我用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音量抗議著。
 
Chup先生自然聽不到我的心聲,他敏捷地將汽油倒進兩位青年的摩托車裡。兩位青年不停地對Chup先生行禮道謝,而Chup先生則是瀟灑地發動嘟嘟車重新上路。
 
似乎是Chup先生在超車時,偶然發現他們推著沒油的摩托車,這才出手相助。事後我詢問Chup先生關於汽油的事,他回答:「那兩位我今天第一次見,不是什麼認識的人。有困難時互相幫助,正巧我今天有帶預備用的汽油罷了。」
 
今年剛滿30歲的Chup Sarath曾告訴我有時候他一天只賺1美元,家裡還有剛滿兩歲的兒子和老婆要養。
 
這三天我都仰賴他的嘟嘟車上山下海。無論遇到多麼擁擠的路況,他都不會像其他摩托車或嘟嘟車一樣在人行道奔馳,也會禮讓轉彎車先行,是一位溫柔、老實的駕駛人。不只是因為他車上載著乘客,而是他對工作充滿熱忱的體現。
 
儘管已進入雨季,但降雨不多,馬路、田地、甚至連蓄水池都一片乾枯。此時偶然颳起一陣強風,讓嘟嘟車前方路面湧起一層土黃色煙霧。即使坐在車內也難以睜眼。Chup先生不時擔心著稻米的收成。
 
在紅土煙塵籠罩的車道上,偶爾會看到宛如頭戴綠色帽子的高大水椰樹流瀉而過。
 
離開飯店約過了一個半小時後,我們終於抵達女王宮入口。導覽牌上介紹女王宮「Banteay Srei」的含義,「Banteay」意為城寨,「Srei」意為女性,整句意為「女人之城」。
 
在入口處與轉向停車場的Chup先生道別後,我前往通行證的檢查口。映入眼前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一旁的草地上有幾隻頂著大角、嘴巴一張一合的動物,應該是水牛吧。只有這一塊地水草豐足。沿著樹叢圍繞的紅土小徑前行,正面又迎來一座女王宮的紅色東門。規模雖小,但結構完整,令人嘖嘖稱奇。
 
這座寺廟相傳建於西元967年,主要使用紅色砂岩建造。原是吳哥王朝一位大臣Yajnavaraha的菩提寺,其建造歷經羅貞陀羅跋摩二世和其子闍耶僧伽跋摩五世兩代王朝,伺奉濕婆和毗濕奴神,是一座美麗的印度教寺廟。
 
穿過東門,參道筆直延伸至第一層圍牆,兩側則並列著象徵「林伽(liṅgaṃ)」的石柱。第一層圍牆是邊長約100公尺的正方形,牆內是邊長40公尺的第二層圍牆,當中還有第三層圍牆,正中央設立著藏經閣和中央祠堂。第一層和第二層之間的壕溝原本應該灌滿水,映照著藍天白雲,而今卻只剩下紅土色的窪地。穿過第二層圍牆後,無論腳下、前後、左右,都是一派紅土景象。圍牆和藏經閣建築上的博風板,祠堂石柱上刻著印度教由來的浮雕裝飾,其形立體,沒有太多風化損傷,一言以蔽之,實謂精妙。
 
佇立在中央祠堂北塔一隅的Devata是此行參觀目的。她的嘴角和厚唇看起來好像在微笑,視線微微俯視。掛在耳洞上的耳飾似乎很沉重,耳垂整個垂到了胸口。她自然垂下的右手拿著蓮花花苞。手肘微彎,靠在豐腴乳房左邊的左手,則拉著掛在脖子上的蓮梗,梗上連接著即將綻放的花苞。覆蓋在腰下的薄紗、宛如門簾的流蘇腰帶、薄紗下隱約可見的膝蓋,上半身微微右傾,戴著腳鐲的赤足放鬆地站著。
 
這座浮雕正是「東方蒙娜麗莎」,真是一點也不戲劇性的偶遇。Devata女神帶有一股神祕的魅力,好像怎麼也看不厭,讓我久久無法離去。
 
關於這些神像曾發生一起知名案件。1923年法國作家安德烈・馬爾羅受祠堂中的Devata浮雕吸引,意圖將女神像盜出,出境前遭到逮捕。事後他以這段經歷為背景,發表了一部名為《王道》的小說。顯然連充滿知性的作家也被這些浮雕吸引得無法自拔。
 
雖然我並不清楚他當初意欲盜出哪座神像,不過值得一提的是,存在於這座寺廟中的浮雕,每一座都雕刻得非常完整、清晰,即使以整個吳哥窟遺址來看,其造型美感也堪稱數一數二。
 
這座「東方蒙娜麗莎」左側立著另一尊左右相反的Devata神像,其頭部微傾的角度、表情、腰帶流蘇以及薄紗裙襬的寬度略有不同。
 
隨後我又請Chup先生帶我遊覽了羅雷寺、聖牛寺(Preah Ko)、巴孔寺、洞里薩湖和豬山(Phnom Krom),到處都沒有聽到蟬鳴聲。
 
回到飯店,我向Chup先生詢問了蟬的事情。
 
「暹粒有蟬喔,通常在五月份叫得最大聲吧。」Chup先生答道。
 
飯店中庭水池下的石階旁裝飾了一尊看起來像是石膏製的「東方蒙娜麗莎」浮雕。或許因為真品的紅色給人印象太過強烈,在這尊灰白色的「東方蒙娜麗莎」上,我竟未感覺到任何魅力。 


▶ 一覽 悠遊字在專欄 文章

 作者簡介

mk88
DynaComware Corp 顧問

1942年出生於東京都。
1966年畢業於桑澤設計研究所視覺設計學科。
曾任職於設備機器廠商、報社、廣告公司,並在綜合印刷公司參與了DTP黎明期的多國語處理及印刷工作流程的建構。
設計學校畢業後曾以平面設計師的身分經歷了活字、照相排版、DTP印刷工作。
1998年起任職於DynaComware Corp。
曾擔任網頁印刷服務、數位文件管理工具、電子書專用字型開發、字型授權業務、中文字碼規格GB18030日本國內普及諮詢窗口等職務。
Blog:mk88の独り言(mk88的自言自語)

 

下一則 : 悠遊字在 第104篇 「Color Universal Design機構」   
上一則 : 悠遊字在 第102篇 「ATy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