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遊字在專欄
2020年01月16日

悠遊字在 第97篇 「馬禮遜和台約爾之墓」

本篇文章,是就日本印刷學會出版部發行之《印刷雜誌》2019年3月號刊載內容所改寫增補而成。



過去曾有人提出「如果在日本設立賭場」的議題,近年已很少聽人提起,不知是否還有人在暗中策動著?
 
說到賭場,大家通常會想到拉斯維加斯、澳門或新加坡。2018年秋天,我走訪了一趟澳門,對我來說是睽違十年的澳門之旅。
 
十年前,路氹城一帶尚在開發中。猶記當年在翻過土的紅褐色地面上僅有一座威尼斯人渡假村酒店佇立,向世人誇耀著它的富麗堂皇。而今,威尼斯人酒店周邊已建起多家賭場或備有賭場設備的渡假飯店,和十年前恍若隔世。隨便列舉就有好幾家:
 
銀河酒店
麗思卡爾頓酒店
四季酒店
新濠影匯
喜來登金沙城中心大酒店
金沙城中心康萊德酒店
金沙城中心假日酒店
瑞吉金沙城中心酒店
君悅酒店
 
時隔十年重返賭場,令人不禁想試試手氣。
 
友人孫明遠先生在西安西北大學藝術學院擔任教職,並同時進行中文活字史研究工作,他力勸我:「到澳門一定要去拜訪馬禮遜(Robert Morrison,*1)和台約爾(Samuel Dyer,*2)的墓。」
 
馬禮遜和台約爾是追溯明體源流時必然會接觸到的兩位傳教士。孫先生僅告訴我「是在一個貌似外國人墓園的地方」,多麼海底撈針的資訊啊。「反正澳門也不大,應該不至於找不到吧。」我抱著莫名樂觀的態度離開位於路氹區的酒店,搭乘新濠天地的接駁車前往澳門半島。
 
在新葡京酒店前下車,首先前往白鴿巢公園,我們推斷裡頭的墓園最有可能是我們的目標。中間的路程就靠雙腳。同行者有同事M桑和S君。
 
從澳門商業大馬路經過南灣大馬路,進入亞美打利庇盧大馬路後便來到澳門郵政總局。旁邊就是知名景點議事亭前地。穿越議事亭前地,進入大街後便來到上坡路段,然後就是一段陡坡。
 
S君一面走一面用手機確認目標方位。隨著道路逐漸收窄,我們走進一條與人錯身都很困難的小巷,結果是條死路……本以為此路不通,卻又意外發現崖邊設有石階。
 
爬上石階來到花王堂街,右邊便是聖安多尼堂。順著教堂的牆壁轉入,來到一個小型的公車總站,對面便是白鴿巢公園的入口。右側出現一道寫著「FUNDACA O ORIENTE 東方基金會」、顏色是鮭魚粉色系的可愛大門,然而卻深鎖著。
 
▼東方基金會

「如果我們要找的墓在這道門裡面的話,今天就看不到了。」
 
「東方基金會」大門右邊有一扇隱約開著的黑色小門。湊近一看,發現門上刻著「PROTESTANT CHAPEL AND OLD CEMETARY [EAST INDIA COMPANY 1814](舊基督教墳場)」。貼在門柱上的鋼牌則刻著「聖公會馬禮遜堂 Morrison Chapel」。馬禮遜禮拜堂和墓園似乎就在這扇門內。鋼牌上還寫著「開放時間8點30分到17點30分」,於是我們決定入內一探究竟。
 
一走進門,就看到一座小巧可愛的白色禮拜堂。
 
▼馬禮遜禮拜堂

 
「這就是馬禮遜禮拜堂啊。」
 
禮拜堂的大門似乎上了鎖,轉動門把也打不開。或許是轉動門把的聲音驚動了園區裡面的狗,遠處開始傳來陣陣狗吠聲。環顧四周,發現方才進來的門內側牆壁有塊告示牌,寫著「每週日上午九點起舉行聖餐禮」。看來應該只有這段時間能進去。
 
禮拜堂園區內有一片墓園,設於稍微低一層的區域。墓園東面布滿茂密的草皮,西面則鋪著石頭地磚,東西兩側加起來大約有150座墓碑和石棺,但除了我們以外,不見任何人來訪。
 
▼墓園

 
我們無視從剛剛一直叫到現在的狗吠聲,從禮拜堂旁又大又平緩的石階走下墓園。
 
馬禮遜的墓應該就在此處。
 
我們從西側的墓開始一座一座確認,生怕漏掉任何一塊墓碑。然而卻始終找不到刻有「Robert」的墓碑或石棺。看向地磚區一側,可見西面底端有一面大得像一扇門的墓碑,做工相當精緻,似乎是這個墓園中最大的墓碑。
 
▼地磚區
 
壓抑住雀躍的心情,我們讀了讀大墓碑上的姓名,結果刻的是:
「GEORGE CHINNERY(*3)」。是別人的墓。
 
我們又走下鋪著草地的墓園東面。儘管不斷失望,倒也沒有放棄,繼續一座一座確認墓碑上的名字。有些墓碑上的字模糊到難以辨識,尋找的工作變得異常困難。
 
「找到了~」耳邊傳來的是帶頭走下東面墓園的S君的聲音。從他的聲音判斷,應是位於墓園東側的角落地帶。那一區擺放著最後幾副石棺。
 
▼馬禮遜和台約爾的墓

 
S君找到的墓碑上所刻姓名出乎我們意料,竟然便是「Sumuel Dyer」(台約爾)。石棺旁設立著鋼製介紹牌,長約40公分,寬約30公分。上面記載著中英文資訊如下:

 
追 念
台約爾牧師
馬亞的父親
戴德生的岳父
「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生命。」
啟示録十二章11節
「任何使我無法為中國捨身的意念,都會令我極其沮喪。」
台約爾
戴德生子孫敬立
二〇〇六年
 
IN REMEMBERANCE OF
Sumuel Dyer
Father of Maria Dyer Tayler
Father-in-law of J. Hudson Tayler
"They did not love their lives so much as to shrink from death"
Revelation 12:11
"If I thought anything could prevent my dying for China, the thought would crush me"
Sumuel Dyer
BY THE DESCENDANTS OF J. HUDSON TYLER
-- 2006 --
 
石棺蓋上則刻著:
 
SACRED TO THE MEMORY
OF
THE REV SAMUEL DYER
Protestant Missionary to the Chinese,
Who for 16 years devoted all his energies
to the advancement of the Gospel
among the emigrants from China
settled in Pinang Malacca and Singapore.
As a Man, he was amiable & affectionate,
As a Christian, upright, sincere, & humble-minded,
As a Missionary, devoted zealous, & indefatigable.
He spared neither time, nor labour nor property,
in his efforts to do good to his fellowmen.
He died in the confident belief of that truth
which for so many years he affectionately & faithfully
preached to the Heathen.
He was born 20 February 1804,
Sent to the East by the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in 1827
And died at Macao, 24 October. 1843.
---…---
For if we believe that Jesus died and rose again,
even so them also which sleep in Jesus
will God bring with him.
 
▼台約爾的墓


來這座墓園尋找馬禮遜的墓,卻意外發現還沒有任何頭緒的台約爾的墓,真是太幸運了。
 
那麼,剩下的石棺中應該能找到馬禮遜的墓囉?
 
終於,我們在最後一副石棺的蓋子上發現了「ROBERT MORRISON」的字樣。台約爾和馬禮遜就這樣在墓園一隅並排長眠著。
 
發現兩座墓並排在一起還真有點感動。
 
這麼說來孫先生也太壞心眼了,早點告訴我們這兩人的墓是放在一起的話,我們也不會找得這麼忐忑不安。
 
馬禮遜的石棺蓋上刻著:


 
SACRED
TO
THE MEMORY
OF
ROBERT MORRISON DD.,
The first Protestant Missionary to
CHINA,
Where after a service of twenty-seven years,
cheerfully spent in extending the kingdom of the blessed Redeemer
during which period he compiled and published
A DICTIONARY OF THE CHINESE LANGUAGE,
founded the Anglo Chinese College at Malacca
and for several years laboured alone on a Chinese version of
THE HOLY SCRIPTURES,
which he was spared to see completed and widely circulated
among those for whom it was destined,
he sweetly slept in Jesus.
He was born at Morpeth in Northumberland
January 5 1782
Was sent to China by the 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in 1807
Was for twenty five years Chinese translator in the employ of
The East India Company
and died in Canton August 1st 1834.
---…---
Blessed are the dead which die in the Lord from henceforth
Yea saith the Spirit
that they may rest from their labours,
and their works do follow them.
 

▼馬禮遜的墓

 
墓園裡通常少不了蚊子,這是不分國界的定律。找到馬禮遜和台約爾的墓之後,才發覺後頸部和手臂被蚊子咬得又紅又腫,並突然癢了起來。
 
在這趟澳門二訪之旅中,比起賭場上的戰果,能有幸與馬禮遜和台約爾一會,才真的是收穫豐盛。

 

注釋:
*1 馬禮遜(Robert Morrison, 1782~1834)
英國倫敦傳道會的傳教士,是第一位來華的基督新教傳教士。曾任英國東印度公司口譯官,在澳門發行了世界第一本英中/中英對照的《華英字典》。1834年,以東印度公司僱員身份前往廣州卻病逝於當地,葬於澳門。他也是第一位出版中文版聖經的人,頗具盛名。
 
*2 台約爾(Samuel Dyer, 1804~1843)
英國基督新教傳教士,活躍於華人社會中。知名事蹟包含製作漢字的金屬活字來取代以往的木活字,製作品質頗受好評。1843年造訪廣州時染上重病,回程中不幸病逝於澳門。
 
*3  GEORGE CHINNERY (1774~1852)
英國畫家。人生大半歲月都在印度和中國南部渡過。特別在過世前25年間主要以澳門為據點活動。​

 
▶ 一覽 悠遊字在專欄 文章
 

 作者簡介

mk88
DynaComware Corp 顧問

1942年出生於東京都。
1966年畢業於桑澤設計研究所視覺設計學科。
曾任職於設備機器廠商、報社、廣告公司,並在綜合印刷公司參與了DTP黎明期的多國語處理及印刷工作流程的建構。
設計學校畢業後曾以平面設計師的身分經歷了活字、照相排版、DTP印刷工作。
1998年起任職於DynaComware Corp。
曾擔任網頁印刷服務、數位文件管理工具、電子書專用字型開發、字型授權業務、中文字碼規格GB18030日本國內普及諮詢窗口等職務。
Blog:mk88の独り言(mk88的自言自語)

 

下一則 : 悠遊字在 第100篇 「明體教室」   
上一則 : 悠遊字在 第98篇 「馬克・羅斯科的警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