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遊字在專欄
2019年11月15日

悠遊字在 第95篇 「天文學與印刷」

2018年10月20日,日本印刷博物館(*1)企劃展「天文學與印刷 探求世界新樣貌」開幕,預定展期三個月,當我察覺時已是閉展倒數十天,便立刻手忙腳亂地出門前往參觀。
 
黑色基調的展覽會場上,為了防止展示品損傷,照明光線調得極度昏暗。玻璃櫃展示著從亞里斯多德(Aristotle,西元前384~前322年)《著作全集》(*2)到福澤諭吉(1835~1901)的《改曆辨》(*3)等,從十五世紀到十九世紀的珍本、圖片及相關照片共102件,其中包含數件複製品。
 
展場分為以下五個主題:
第1章 新世界的萌芽
第2章 出版之都紐倫堡
第3章 1540s──圖片開啟新學問
第4章 哥白尼的後繼者們
第5章 日本本土的天文學與印刷
 
由於占星術的發展以及對正確曆法的需求,天文學逐漸發展成熟,其後導致地心說浮現矛盾,進而引導出日心說的理論。這段過程光是從展場中的珍本和圖片就能清楚知曉。同時,也可以看到藉由活字印刷術的發展,日心說逐漸傳播到歐洲各地的情形。
 
此理論起源於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1473~1543)撰寫的《天體運行論》。據說他將初稿手寫成冊,只在親近的朋友間傳閱。之所以沒有公開出版,應該是因為懼怕當時以地心說為絕對宇宙觀的羅馬教廷對他施予迫害吧。
 
為什麼歐洲將地心說視為絕對真理呢?
 
當時羅馬教廷的指導原則是「與人有關的事必參照聖經;與自然界有關的事必參照亞里斯多德的自然科學」。因此,對亞里斯多德的自然科學提出異議等於是反對聖經,被視為對神的忤逆。這種想法多年來已然成為社會普遍觀念。而亞里斯多德的宇宙觀是原封不動繼承其師──柏拉圖(Plato,西元前427~前347)的地心說。
 
1517年,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1483~1546)發動宗教改革,並陸續發表著作。巴塞爾(位於瑞士的城市)的印刷業者Adam Petri(1454~1527)將他的著作在當地發行,擴大了宗教改革的傳播。
 
Adam Petri底下負責校稿的Johannes Petreius(1497~1550)其後也獨立創業,在紐倫堡(位於德國的城市)設立了印刷廠,發行《天體運行論》(*4)。這本書初版刊行的時間為1543年,距離哥白尼著書已過了三十年。奇妙的是,書籍發行這年恰巧也是哥白尼逝世的年份。
 
為什麼活字印刷會對日心說的普及帶來貢獻呢?
 
原因之一據說是由於活字印刷印出的圖片具有真實感。過去的天文學說只用文字說明,而活字印刷發行的書籍中刊登著詳細圖示,使讀者更快理解並深化思考。
 
除了天文學以外,透過活字印刷刊載正確圖解的領域也包括動物學、植物學、自然史學、醫學、建築及地圖等項目。更別說其中獲益最大的其實是不觸及新舊教分歧的基督教會刊物。
 
展場中也有和日本有關的展示品。平安時代初期從中國唐朝傳入日本的曆法「宣明曆」,據說在唐貞觀四年(862年)啟用。而後過了約800年,到了江戶初期,澀川春海(1639~1715)將中國的〈天文分野之圖〉配合日本情況編修後傳入日本(*5)。當時的宣明曆與日本實際季節有出入,無法廣為應用,因此澀川春海嘗試修改曆法,但最終沒有獲得採用。其後,他再度編修曆法並上奏日本天皇,於貞享二年(1685年)獲得採用,命名為「貞享曆」,是日本第一部獨自編制的曆法。
 
第一位著書將日心說介紹給日本人的是江戶時代的畫師,同時也是荷蘭學學者的司馬江漢(1747~1818),其著書為《和蘭天說》(*6)。他的另一個身份正是浮世繪畫家鈴木春重。
 
從江戶進入明治時代後開始採用陽曆。明治六年(1873年),福澤諭吉(1835 ~1901)撰寫《改曆辨》,力陳改用陽曆的必要性。但當時農事都還仰賴農曆,此改革也引發農民發起「反新曆起義」。儘管如此,這本《改曆辨》清楚說明實施陽曆的必要性,後來成為暢銷書,賣出了20萬本。
 
以上快速介紹了〈天文學與印刷〉展中,從地心說轉換成日心說的過程。此展示會的展品圖錄設計精美,在去年第60屆全國型錄展中榮獲「文部科學大臣賞」和「評審特別賞(柏木博賞)/金牌」雙料大獎。
 
▼圖錄封面(右側為封面,左側為封底)


▼圖片內文(《天體運行論》介紹頁)

當然,展示會內容比圖錄還要精彩。可惜的是,展場中的珍本全都收納在黑底的玻璃櫃中。照明光線從玻璃反射,導致展示櫃中黑底白字的說明卡文字非常難讀,對我來說是一大憾事。
 
 
注釋:
*1:日本印刷博物館
為紀念凸版印刷一百週年而在2000年設立的印刷相關領域博物館。收集了和印刷文化相關的資料及研究活動,並舉辦活字印刷體驗教室等實踐、啟蒙活動。
官網:https://www.printing-museum.org/ (日文)
 
【以下資料出自圖錄,依序為:
展品編號/作者姓名/印刷(製作)者/印刷(製作)地/印刷(製作)年份/尺寸(長x寬x厚)/收藏地點】

*2:《著作全集》
01/亞里斯多德/Aldus Pius Manutius/威尼斯/1495-1498/306 x 220 x 50mm/金澤工業大學圖書中心
 
*3:《改曆辨》
84/福澤諭吉/慶應義塾收藏版/-/1873/220 x 150 x 3mm/印刷博物館
 
*4:《天體運行論》
38-01/哥白尼/Johannes Petreius/紐倫堡/1543/209 x 210 x 40 mm/金澤工業大學圖書中心
 
*5:〈天文分野之圖〉
68/澀川春海/-/-/1677/1218 x 580 mm/印刷博物館
 
*6:《和蘭天說》
80-01/司馬江漢/春波樓(司馬江漢)收藏版/芝宇田川(江戶)/1796/266 x 175 mm/印刷博物館
 
 
參考資料:
  • 〈天文學與印刷 探求世界新樣貌〉圖錄/凸版印刷株式會社 印刷博物館 2018年發行
  • 《The Book in the Renaissance》/Andrew Pettegree著
  • 《I libri proibiti da Gutenberg all'Encyclopédie》/Mario Infelise著

 
▶ 一覽 悠遊字在專欄 文章
 

 作者簡介

mk88
DynaComware Corp 顧問

1942年出生於東京都。
1966年畢業於桑澤設計研究所視覺設計學科。
曾任職於設備機器廠商、報社、廣告公司,並在綜合印刷公司參與了DTP黎明期的多國語處理及印刷工作流程的建構。
設計學校畢業後曾以平面設計師的身分經歷了活字、照相排版、DTP印刷工作。
1998年起任職於DynaComware Corp。
曾擔任網頁印刷服務、數位文件管理工具、電子書專用字型開發、字型授權業務、中文字碼規格GB18030日本國內普及諮詢窗口等職務。
Blog:mk88の独り言(mk88的自言自語)

 

下一則 : 悠遊字在 第98篇 「馬克・羅斯科的警語」   
上一則 : 悠游字在 第96篇 「東方愛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