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遊字在專欄
2019年05月14日

悠遊字在 第89篇 「反射光和透過光的文字」

二十世紀的最後一年2000年。
這一年,發生了全島居民被迫出島避難的日本三宅島雄山火山大噴發。在俄羅斯,這一年也是佛拉迪米爾・普丁當選總統的第一屆。
 
同年,日本八間領導業界的藝文出版社(*註1)創立了「電子文庫出版社會」。該組織架設了名為「電子文庫Paburi」(*註2)的網站,可說是開啟了日後出版社自行開發電子書線上販售商城的先河。
 
在參與「電子文庫Paburi網站」的出版社當中,據說有部分採取「在電子書製作過程中不使用紙張」的方針。
 
我有一位從事編輯工作多年的朋友,也是直接受到此方針影響的人之一。他說:「比起印在紙上進行校閱,在電腦螢幕上校閱經常會看漏,究竟是為什麼呢?而且螢幕上也很難校正……。」這段話一直縈繞在我腦海中的某個角落,我想不透箇中原因為何。
 
印在紙上的校正稿是以反射光閱讀文字,而電腦螢幕則是以透過光來閱讀文字。這樣的差異在人體上究竟會產生什麼不同呢?
 
至今我仍然找不出答案。
 
會想起這件事,是在我讀凱文‧凱利(Kevin Kelly)的著作《必然:掌握形塑未來30年的12科技大趨力》(*註3),看到下述「4. 螢幕閱讀」中的內容時:
 
「這項新的行為,與其稱之為閱讀(Reading),應該稱作『螢幕閱讀』(Screening)比較正確。(中略)螢幕上的詞語活潑地動來動去,在圖片上浮動、化身為注解或說明,和其他詞語或影像產生連結。」
 
印刷的文字是牢牢附著在紙上,具有實體,我們隨時都可以用指尖描繪。即使前後移動紙頁,之前閱讀過的頁面依然具體存在於眼前。
 
而電腦螢幕或手機螢幕上的文字,只是顯示在螢幕上而已。捲動後就會轉換為新的一頁,屬於稍縱即逝的虛幻物體。一旦移動頁面,之前閱讀的就會從螢幕上消失。諸如加注紅字、和其他頁的文字對照比較等作業,在螢幕上依然能夠實行……然而,卻無法一次遍覽所有內容。
 
在學習生字時,我們通常會用鉛筆在紙上反覆書寫。我覺得這個行為無論到幾歲都不會改變。但即使我們用鍵盤輸入不認識的漢字或英文單字,讓文字顯示在螢幕上,我們依然無法記住。
 
或許文字必須透過手的書寫,才能深植在腦海裡。
我覺得這件事和文章開頭那位編輯的喃喃自語似乎有些關聯。

 
 
*註1:八間藝文出版社(以五十音順序排列)
角川書店、講談社、光文社、集英社、新潮社、中央公論、德間書店、文藝春秋
 
*註2:電子文庫Paburi網站
https://www.paburi.com/paburi/
日文原名「電子文庫パブリ」。目前轉由「一般社團法人 日本電子書籍出版社協會」管理營運。
 
*註3:《必然:掌握形塑未來30年的12科技大趨力》
英文原書名《The Inevitable: understanding the 12 technological forces that will shape our future》,作者:凱文‧凱利(Kevin Kelly)。中文版由貓頭鷹出版社發行,出版日期2017/06/03。
 
▶ 一覽 悠遊字在專欄 文章

 

 作者簡介

mk88
DynaComware Corp 顧問

1942年出生於東京都。
1966年畢業於桑澤設計研究所視覺設計學科。
曾任職於設備機器廠商、報社、廣告公司,並在綜合印刷公司參與了DTP黎明期的多國語處理及印刷工作流程的建構。
設計學校畢業後曾以平面設計師的身分經歷了活字、照相排版、DTP印刷工作。
1998年起任職於DynaComware Corp。
曾擔任網頁印刷服務、數位文件管理工具、電子書專用字型開發、字型授權業務、中文字碼規格GB18030日本國內普及諮詢窗口等職務。
Blog:mk88の独り言(mk88的自言自語)

 

下一則 : 悠遊字在 第91篇 「台灣宮廟之旅」   
上一則 : 悠遊字在 第89篇 「反射光和透過光的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