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遊字在專欄
2019年03月15日

悠遊字在 第87篇 「三星堆博物館」

五月二日(二)晴

或許因為昨晚流了滿身汗,睡夢中多次轉醒。睡前吞了帶來的感冒藥,可能是藥效發揮作用,發燒出汗後,喉嚨和胸口感覺舒坦了點。原本想看身體狀態來考慮今日行程,但感覺應該不會變得太嚴重,因此天色還暗就離開了旅館。

早餐造訪了位於青年路小巷「開心包子王」隔壁的「重慶榮昌雞湯舖蓋麵」。點了肥腸麵大碗(人民幣12元),吃了三分之二就放棄了。不是因為太辣,主要是因為它的量比大碗還多。



搭乘地鐵二號線,從天府廣場站前往成都東客站(人民幣3元)。目的是到成都東客站隔壁的成都東站汽車客運搭乘遠程巴士。

抵達成都東客站的時間大約是7點多一點。下車後搭手扶梯,出剪票口後是地下一樓大廳廣場,這裡比我想像中寬敞得多。儘管有大量人潮湧出車廂,進入大廳廣場後就像被吸進遼闊的空間一般,只剩三三兩兩的人影。剪票口前方是一片和御影石地板同樣閃亮的御影石牆面,壁高應該足足超過五公尺。這塊空間無論是寬闊程度還是高度,看起來都比大谷石採石場遺址還大。人不多,空間大而無用。因為是自動剪票口,即使想找人問該往哪個方向走,附近也不見站務員的人影。


無奈之下只能先出剪票口,四處張望,發現剪票口左側深處有一間便利商店。我向招待完上一組客人的女店員,詢問遠程巴士轉運站的出口在哪兒,她看起來很不悅地指向一條通道,那是一條宛如在大片御影石牆上鑿穿一個四方形的洞,沒有任何人經過的地下通道。她告訴我,走過那條通道,到盡頭爬上階梯,就能抵達巴士轉運站。

我感覺不太放心,但也只能往前走。從階梯往上看,台階長得看不見盡頭,中間還有好幾個平台。我試著搭乘樓梯旁的手扶梯,但它絲毫沒有反應。爬完階梯後來到了地面。這邊的確有巴士停駐,但卻是個狹窄的露天停車場,只停著兩輛巴士。很明顯不是什麼遠程巴士站。這告訴我們,問路時若對方沒有熱情回應,得到的答案也不可靠。

馬路對面另一座露天停車場的入口處,有一位大哥坐在桌旁,用手撐著臉頰。我走近他,發現他左臂上戴著「警察」的臂章。向他問路後,他從口袋拿出了一隻智慧型手機。那位警察操作了一下手機後說,只要重新走下剛才的階梯回到剪票口,往車站相反方向走,出地面後,就是遠程巴士轉運站。上述對話全都是透過手機的翻譯網站完成。

終於順利抵達轉運站,卻發現成都東站汽車客運的售票窗口前大排長龍。牆上裝設著約十台自動售票機,但不知為何使用的人卻稀稀落落,而且要使用自動售票機必須擁有中國的身分證。我實際確認過,使用護照無法買票。為了不在排隊窗口耗費太多時間,我事先在紙條上寫好目的地,連同護照一起遞給窗口。在中國,購買遠程巴士或遠程火車的車票時,會被要求出示身份證(外籍旅客則出示護照)。我的目的地是廣漢汽車站(人民幣14元)。



確認手上車票的發車時間,是10:40。現在也才快八點,咦,要在這裡等將近三小時嗎?那麼,要做點什麼事呢?

總之先確認前往廣漢汽車站的巴士要在哪裡搭乘。跟著寫在地板上大大的「乘車」指標和箭頭,通過手提行李檢查和身體檢查的安檢門後,來到一個天花板挑高、排列著乘車口的一側貼滿玻璃窗,採光良好的空間。標示「1號檢票口」到「17號檢票口」資訊的螢幕,在成列的乘車口上亮著紅光。


接下來,這邊似乎不可能有咖啡廳,總之先離開乘車處。

有警衛駐守的乘車處出口的正對面,有一間門可羅雀的大型便利店。所幸,店門前擺放著桌子和寬敞舒適的藤椅。我詢問店員:「咖啡放在哪個貨架上?」,但他沒能理解。我在寬廣的店內擅自走向裡頭的貨架,店員也隨後跟了上來。我發現貨架最上層擺放著三、四罐咖啡(人民幣7元)。買了罐裝咖啡,枯坐在藤椅上等候巴士的發車時間。剛才買的罐裝咖啡是過期超過半年的稀有品。

我在寬敞舒適的藤椅上打起瞌睡,多虧如此,等我察覺時已接近巴士發車時間。

巴士的座位採自由入座。我看到第二排靠窗有一位中年婦人獨自坐著,因此指著沒人坐的靠走道座位問她:「這裡沒人坐嗎?」她點點頭,於是我在此入座。發車後我才察覺,車內並沒有標示下一站資訊,車掌也不會廣播通知。我在紙條上寫「我想去三星堆博物館,抵達廣漢車站時請通知我」,遞給車掌,對方點點頭,似乎是明白了。

看來應該快抵達目的地了,車掌走來讓我看她寫的紙條,一時之間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兩人爭論了一番。後來我總算理解,她可能是想告訴我,要到三星堆博物館必須在廣漢汽車站轉乘公車(市區公車)。終於抵達廣漢汽車站。從成都東站汽車客運到廣漢汽車站的車程大約一個半小時。

正準備下車時,坐在我前面位子、中途才上車的年輕女性對我說:「你要去三星堆博物館嗎?我們也是去那兒,方便的話就一起去吧?」下車後,我才知道她們一行共三人,都是20歲前半的年輕人。提議不如坐計程車去的女生向我自我介紹道:「我姓陳。」然後立刻拿出手機開始操作,似乎是在叫計程車。不久計程車就來了,看起來就是一輛未立案的白牌車。


回日本後我查詢了一下,用手機叫的白牌車似乎是合法營運的載客車。據說在手機上決定欲搭乘的計程車,確認路線和車資後,就能立刻結帳完畢。

我們搭乘計程車前往三星堆博物館。行駛20分鐘,在博物館前下車後,我們進入一間有著詭異店名「人間美食」的餐館用午膳。


這三位20歲前半的年輕人據說是在廣東從事藥劑資料的分析工作,工作詳情並沒有多作說明。

點餐時,陳小姐特意向拿菜單過來的店員詢問是否有不辣的料理。果然是來自廣東的人沒錯。我們四人圍著附照片的菜單,熱烈討論哪道菜會辣、哪道菜不辣,最後點了以下四道料理:

◆空心菜
不敢吃辣的陳小姐所點的菜,蒜味十足。


◆過鍋饃饃
類似維吾爾族料理,但口味辛辣。用擺在盤邊口感微硬的圓形炸麵糰,沾中間的馬鈴薯豬肉湯汁食用。


◆太安魚
將魚肉切塊,以麻辣調味翻炒的料理,口味當然相當辛辣。吃久了容易膩。「太安」並非魚的名稱,而是指重慶的「太安」。以地名來命名,應該是相當廣為食用的料理。據說一般使用名為「花鰱魚」的淡水魚來料理。


◆梭邊魚
這是四道料理中最辣,同時也是最好吃的一道。吃再多也不會膩。其美味和香氣簡直筆墨難以形容。如果我能用文字表達的話,我的人生肯定不會是現在這樣。


結果,除了空心菜以外的三道菜都很辣。

用餐結束要進行結帳,店員和陳小姐兩人互相掃描手機就完成了。在中國境內的所有地方,行動支付都非常普及,似乎到了出門不用帶現金的程度。就連成都市內看起來像攤販的快餐店,每張桌子或牆壁上醒目的地方,都張貼著行動支付專用的QR碼。


用餐後徒步前往博物館。門票也用手機付款,人民幣80元。


三星堆遺址屬於新石器時代晚期,興盛於西元前2800年到西元前800年間、相當於商周時期的遺址。雖然有各式各樣展示品,不過我來這裡最主要的目的是想參觀青銅人面具。

◆青銅人面具
自商朝(西元前12世紀)三星堆遺址二號祭祀坑出土。無標示明確尺寸,看起來大約1.2公尺大。


◆青銅縱目面具
自商朝三星堆遺址二號祭祀坑出土。此文物也沒有標示明確尺寸,大約和前一件青銅人面具一樣大。展品並無說明為何面具眼睛凸出。


◆戴金面罩青銅人頭像


自商朝三星堆遺址二號祭祀坑出土。其金色面具和金沙遺址博物院中看到的「金面具」(下圖)有共通之處。


我們再度用手機呼叫計程車,從三星堆博物館搭到廣漢汽車站。在廣漢汽車站購買的巴士車票(人民幣16元)也使用手機付款。購票時原本我也必須出示護照,但可能四個人被視為同一團,所以這次無須出示。

巴士朝向與來時相反方向的成都駛去。因為昭覺寺汽車站對他們三人比較方便,我也在此一起下車。從昭覺寺汽車站走到地鐵昭覺寺南路站大約需要十多分鐘,路線我曾經走過一次。抵達昭覺寺南路站後,我們結算了今天他們用手機為我代墊的費用,一共是人民幣130元。我原本想多給一點錢讓她們去喝點茶,但陳小姐堅決推辭了。這份正直究竟是因為年輕人的意氣、抑或是她的個性原本如此,就不得而知了。

此次和我結伴同行、來自廣東的三位分別是:簡浩傑、李勝萍和陳婷。


在廣漢汽車站下車時,如果陳小姐沒有和我攀談的話,我想這次的三星堆博物館之行恐怕會處處受挫。此次根本的錯誤在於,成都東站汽車客運並非我事前查好的巴士轉運站,完全是我根深蒂固的誤解。正因為搞錯了地點,儘管很早就到達轉運站,卻得在成都東客站等候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不過傻人有傻福,遇見了來自廣東的三位青年。原本打算從廣漢汽車站步行到三星堆博物館,也因為和他們同行而避免了這個魯莽的計劃。不僅享用了熱鬧愉快的午餐,也意外地得以在博物館內好好參觀學習一番。

回成都的路上一切順利,充份實現了一人旅行應有的悠遊自在。(2018年5月2日 於中國成都)


▶ 一覽 悠遊字在專欄 文章

作者簡介

mk88
DynaComware Corp 顧問

1942年出生於東京都。
1966年畢業於桑澤設計研究所視覺設計學科。
曾任職於設備機器廠商、報社、廣告公司,並在綜合印刷公司參與了DTP黎明期的多國語處理及印刷工作流程的建構。
設計學校畢業後曾以平面設計師的身分經歷了活字、照相排版、DTP印刷工作。
1998年起任職於DynaComware Corp。
曾擔任網頁印刷服務、數位文件管理工具、電子書專用字型開發、字型授權業務、中文字碼規格GB18030日本國內普及諮詢窗口等職務。
Blog:mk88の独り言(mk88的自言自語)


下一則 : 悠遊字在 第89篇 「反射光和透過光的文字」   
上一則 : 悠遊字在 第87篇 「三星堆博物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