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遊字在專欄
2018年11月19日

悠遊字在 第83篇 「古斯塔夫侯爵與獵人」

恭賀新禧,謹祝各位新年快樂。
新的一年還請各位繼續支持悠遊字在單元。
 
趁著新年假期,我拜讀了1966年(昭和41年)河出書房新社出版的辻邦生作品《夏之城寨》(日文原書名:《夏の砦》)。
 
先說一個和書本內容無關的題外話。這本書內頁摸起來有凹凸不平的觸感,可以判斷是活字印刷而成的書籍。
 
在故事結尾,身為織品工藝家的主角支倉冬子翻譯了一段文章,那段文章出自《古斯塔夫侯爵年代記》(日文原書名:《グスターフ侯年代記》)。這裡我先不討論整篇故事的宗旨。我發現《古斯塔夫侯爵年代記》中探討著很有趣的主題,以下我會一邊引述書本內容,一邊進行介紹。
 
為了與十字軍一同整頓君士坦丁堡的治安,古斯塔夫侯爵率領直屬軍隊,踏上那片土地。為維持治安東奔西走的古斯塔夫侯爵,目睹了殘酷的事實。那些原本應守護君士坦丁堡的十字軍將領和士兵,卻到處進行著掠奪、暴力、縱火、破壞、殺戮的行為。甚至,他還目擊與十字軍同行的法國高階神職人員和他的騎士團,盜取了鑲有寶石的聖髑盒。
 
被信任之人背叛,古斯塔夫侯爵感到失望頹喪。於是他整頓好軍隊,打道回府。在這件事的影響下,古斯塔夫侯爵開始專注於鑽研學問與冥想,希望能領悟死亡的意義。不久他就見到了死神,然而,此時的古斯塔夫侯爵尚未獲得死亡意義的解答,他向死神乞求活命。死神作出了讓步,他提議如果古斯塔夫侯爵和他連續對決七個晚上都能獲勝的話,就幫他延長一些壽命。古斯塔夫侯爵也欣然接受了提議。
 
從第一晚到第六晚,雙方打得難分難解,勢均力敵。到了第七天晚上,古斯塔夫侯爵發現,他不只將死神視為好敵手,甚至開始對死神產生了好感。然而這天晚上,死神卻未曾現身。
 
後來,古斯塔夫侯爵在森林遇到一位伐木的男人。他詢問那位男人的身分,並問他砍倒樹木後有什麼用途。
 
那位男人這麼回答。
 
(以下引用原文)
小人是住在城外的貧窮獵人。這陣子鳥獸都隱沒在山林間,不見蹤影。我的弓箭平時就已經射不中獵物了,這幾天好像連弓箭都背棄我,不是掉到草叢裡不見,就是掉進河被水沖走,讓我吃盡了苦頭。僅方寸的田地也因為受日曬、淹水影響,一播種就枯萎,一發芽就被水沖走,完全無法正常維生。小人有一個生病的妻子和兩個飢餓的孩子,不可能讓他們吃木材或石塊。儘管如此,收租的官吏依舊比日晷還要準時來催討貢賦。

去年的借款帶有利息,負擔越來越重。

日子一天一天過,但悲哀的是,壓在我身上的重擔卻永遠不見減少。終於在某一天,我偷偷潛入禁止狩獵的皇城森林中,獵捕了兔子、山豬、鳥獸,讓妻子吃到了熱騰騰的豬肉味噌湯,讓孩子們盡情享用軟嫩的兔肉。這個情形正巧被來到我家催討債款的鎮上商人撞見。他認為,我能讓妻子吃這麼豐盛的食物,沒道理付不出錢還債,於是他一狀告上了官署。而我最終也坦承犯下了禁獵的大罪。

您應該也很清楚,觸犯禁獵罪將會被處以死刑。而且必須由受刑人自己砍木頭,製作絞首台,然後自己套上繩環結束性命。因為這個原因,我才會在這裡伐木。
(引用內容到此結束)
 
聽到這裡,古斯塔夫侯爵非常驚訝,他又追問獵人,自己上吊結束生命難道不痛苦嗎?沒有任何遺戀嗎?
 
獵人回答道。
 
(以下引用原文)
小人在進入禁獵森林之前,就已經知道罰則了。儘管如此,我也知道,若不進入禁獵森林,就無法養活妻兒。雖然是無可奈何的事情,但犯了罪是事實。就像我順從了我對妻兒的憐惜,現在也只能認命遵從刑罰的規定。或者應該說,我選擇順從憐惜犯下禁令的行為,其實是以遵從刑罰為前提而採取的行動。既然如此,對於現在遵從刑罰,自己結束生命這件事,我沒有理由抱怨。
(引用內容到此結束)
 
在君士坦丁堡遭到十字軍和高階神職人員背叛,不斷冥想尋求死亡意義,甚至與死神對決都無法獲得解答的古斯塔夫侯爵,在聽完這位深刻了悟的男人所作出的回答後,深深陷入了沉思。
 
貧窮的獵人為什麼明知刑罰內容,卻還是選擇犯下禁令呢?請各位和古斯塔夫侯爵一起解開這個謎題。這本書中並沒有寫出古斯塔夫侯爵最後得出的結論,作者辻邦生希望藉古斯塔夫侯爵之口講述的道理究竟是什麼?我覺得死神並未現身於第七晚的對決這點,似乎是個很重要的提示。
 
【參考資料】
《夏之城寨》 辻邦生 著 河出書房新社 1966年發行


▶ 一覽 悠遊字在專欄 文章

 作者簡介

mk88
DynaComware Corp 顧問

1942年出生於東京都。
1966年畢業於桑澤設計研究所視覺設計學科。
曾任職於設備機器廠商、報社、廣告公司,並在綜合印刷公司參與了DTP黎明期的多國語處理及印刷工作流程的建構。
設計學校畢業後曾以平面設計師的身分經歷了活字、照相排版、DTP印刷工作。
1998年起任職於DynaComware Corp。
曾擔任網頁印刷服務、數位文件管理工具、電子書專用字型開發、字型授權業務、中文字碼規格GB18030日本國內普及諮詢窗口等職務。
Blog:mk88の独り言(mk88的自言自語)

 

下一則 : 悠遊字在 第85篇 「下白邊的『C』」   
上一則 : 悠遊字在 第83篇 「古斯塔夫侯爵與獵人」